【大学生知识网 — 努力打造全面的知识分享平台】
登录 注册
当前位置:首页 >文学园地 >心情随笔

爱到相遇才分离——观《面纱》有感

日期:2018-08-31 来源:无 作者:梁孟尊

当我年少到不懂爱情时,我不相信一见钟情,不相信飞蛾扑火,不相信神魂颠倒,我更倾向于把爱情理解成一种千帆过尽后的相濡以沫,是两个遍体鳞伤之人的互相扶持,是温暖和避风港,所以在后来的很长一段时间里,在许许多多的爱情剧目里,我总偏爱不善言辞,无微不至的男二,男主角对我来说,就像一把熊熊燃烧的火焰,炽热、壮烈、却太遥远,也太不安全,我害怕靠近后会灼伤自己。

可并不是所有人都是像我一样珍爱这种付出的啊。

“我对你根本没抱幻想。”他说道,“我知道你愚蠢、轻佻、头脑空虚,然而我爱你。我知道你的企图、你的理想,你势利、庸俗,然而我爱你。我知道你是个二流货色,然而我爱你。为了欣赏你所热衷的那些玩意我竭尽全力,为了向你展示我并非不是无知、庸俗、闲言碎语、愚蠢至极,我煞费苦心。我知道智慧将会令你大惊失色,所以处处谨小慎微,务必表现得和你交往的任何男人一样像个傻瓜。我知道你仅仅为了一己之私跟我结婚。我爱你如此之深,这我毫不在意。据我所知,人们在爱上一个人却得不到回报时,往往感到伤心失望,继而变成愤怒和尖刻。我不是那样。我从未奢望你来爱我,我从未设想你会有理由爱我,我也从未认为我自己惹人爱慕。对我来说能被赐予机会爱你就应心怀感激了。

《面纱》里费恩的予取予求,拉不住妻子沉溺在有妇之夫的引诱里,他只能以细菌学家的身份支援瘟疫地区——这一场孤注一掷,这一场自杀,去隔绝水性杨花的妻子与他的情夫。

犯罪心理学中提到,家庭暴力的核心是权利与控制,如果体现在夫妻关系的不平等里,那我能不能说,费恩的深情使他完全沦为被控制的一方,掌握着控制的主动权,吉蒂就完全丧失了付出的热情和冲动,而有了实行冷暴力的资本与动机。

而在陌生的环境里,在梅潭府的瘟疫中,在她陷入害怕无助的境地里,才本能的依赖于自己的丈夫,才开始观察,了解到,才发现之前那个古板沉闷的丈夫是如此道德高尚,让人敬仰。两人爱情终于萌发,然而,经历短暂的相濡以沫,洗尽铅华,村庄生机复苏,沃特却在治疗外来人时被传染,迅速地死去。

他死去的时候,皮肤发皱,骨瘦如柴,那双碧蓝的眼睛却仍然深情款款。

吉蒂哽咽着说:“是的,当然(要尽快入土,以防传染)。”

然而看着这样的景象,我却很害怕。

我害怕那只是被感动,而不是爱,我怕他们的畸形关系只在瘟疫中短暂的改变,如果走过了这场霍乱,重回文明世界,这种爱持续下去未必不会走向《了不起的盖茨比》中的露西对盖茨比的毁灭,同样虚荣、贪图荣华富贵的女主角和爱着她天真烂漫、面对爱情纯洁执着的傻小子,费恩不过是还没有等到被利用至死就先死去。

“我曾经在莫斯科受训,如果你不喜欢说英语,咱们可以说俄语。”

 


首页 下一页
秘密信函心情随笔 ·  2018-08-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