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生知识网 — 努力打造全面的知识分享平台】
登录 注册
当前位置:首页 >文学园地 >心情随笔

修苦练爱情的辛酸

日期:2018-01-10 来源:山东师范大学商学院 作者:咸士琳 孙越

    在中国,同性恋者约占全国人口的百分之三到百分之五(这只是保守数据);在全世界,同性恋者占比百分之十左右。同性恋者,是一个不容忽视的社会群体。庆幸的是在日益发展的今天,已有越来越多的人理解并接受这样一种曾经被认为是疾病的性取向和不同的生活方式。

    1989年,丹麦承认同性伴侣之间的民事结合。

    1999年,法国承认。

    2001年,德国和荷兰承认同性婚姻。

    2015年6月26日,美国成为全球第21个承认同性婚姻的国家。

    2017年,中国台湾有同性婚姻合法化的诉求。

    光明的背后总会有阴影,站在绝大多数人的角度这仍旧是一个不能触及的话题。古罗马政治家、演说家西塞罗说过,“要求被习惯遮住视野的人来为真理提供证据,这样做岂不令人惭愧吗?”我们依照祖宗的习惯吃熟食,白天工作、晚上休息,和异性恋爱、结婚生子,所以我们对吃生食的人表示诧异,对夜猫子加以劝告,不能理解同性恋的存在,但是习惯之外的确存在偶然。

    我有一位gay蜜,嗯,他很暖很细心很友善,下雨了即使不顺路他也会送没带伞的我回家。他长得很帅,笑起来脸颊总会有两个浅浅的梨涡。他很优秀,高考以677分考取西安交大,而且一直保持专业第一。我想说的是,如果有这么优秀的所谓的非正常人,请给我来一沓好吗?

    我期盼着同性婚姻在中国合法化的那一天,因为直到那天,我们才算真正拯救了爱情。

    同性恋”这个话题是敏感的、是羞于启齿的,即便有像《霸王别姬》《春光乍泄》《断背山》《死于威尼斯》这样优秀的、无可比拟的文艺作品,它仍旧笼罩着一块现代社会的遮羞布,不能提、不能说,急切地迫使“正常人”与它保持距离。

                     (图片来自《春光乍泄》)

    我希望我们做这样一篇文章,不是为了取悦谁,不是为了安慰谁,我只是这样想,所以我就这样写了,然后把它放到台面上来。邀请朵颜三卫来写这样一篇文章是一个偶然,差不多一年以前听到她关于这个话题的演讲,我作为学院的文字工作者(允许我在不暴露的情况下这样称呼自己)却无法保证稿件可以写上这几个字,可以表达这些观点,能够让参赛的朵颜三卫把她的讲稿放到学院平台上去。这不是政治正确,我理解并接受,但我讨厌话语被扼杀。如今我把它拿出来,也仅仅是表达一下我们的观点,不能够被揣摩。

    柴静在《看见》里讲到同性恋有这样一句话“在没有过去和未来的地方,爱活不下来,只有性”,她希望这些不被认可的人能够“不用粉墨就能站在光明的角落”。我深以为然,并从心里敬佩这样一位记者。

我经常和身边的人聊起这个话题,小萝卜头说,“每一个灵魂都有去爱另一个灵魂的权利,对每一段认真的感情都报以祝福的态度”,但她同时提出“我很反感那些顶着同性恋或者双性恋名义玩弄感情的人”。拒绝滥交,反对披着同性外衣的犯罪和道德底线的倾轧,也是我们的认知。

    我犹记得当时在演讲比赛结束,我对着台下的人说“即便每个人的选择不同,但爱是平等的。”

    我很喜欢张国荣,但这是一种悲伤的喜欢。

    希望这个社会能更加开放和包容。希望美好的爱情只有甜蜜而不必辛酸。


首页 下一页
大学随想心情随笔 ·  2018-01-08
告别2017心情随笔 ·  2018-01-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