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生知识网 — 努力打造全面的知识分享平台】
登录 注册
当前位置:首页 >文学园地 >美文欣赏

在记忆里留一曲悲歌

日期:2020-04-03 来源: 作者:闫泓滔

                               在记忆里留一曲悲歌

                                                                                    闫泓滔

 

  是谁,击打着编钟,一阵“宫商角徵羽”的旋律在遥远的记忆里回想?是谁,弹奏起琵琶,嘈嘈切切的声响在破碎的记忆里撩拨?是谁,吹响了笙箫,一曲哀怨与凄凉在远去的记忆里缭绕?是谁,将节节音符串连,在记忆里谱就了这曲曲悲歌?

 

骨肉流离之悲

 

“翩翩堂前燕,冬藏夏来风。兄弟两三人,流宕在他县。旧衣谁来补,新衣谁当绽?”

是你吗,未归的征夫?是你用血泪击打着编钟吗?

曾经,你盼望登庙堂,侍君王。可如今,面对着的唯有戈壁的荒芜,沙漠的荒凉,还有那朔风里的无限悲伤;曾经你一支笔书写万卷,如今面容徒惹蚕桑;曾经你父母犹在,妻子缝补新衣绕身旁,可如今旧衣已破,谁人来为你缝补新衣?

是那惨烈的战争,它毁灭了家国,吞噬了生命,令人妻离子散,独守异乡。你看到战友的亡魂,你听到故乡的哭泣,可形单影只的你,该向何人话说凄凉?

山的那旁,谁在呼喊着盼君归?可九州烽烟,问苍天,何日是归期!

太遥远的记忆模糊了你的面容,征人披上战衣,骨肉流离的悲伤化作亘古的哀叹,用血泪溅起这编钟的悲鸣。

 

国破家亡之凄

 

“寂寞梧桐深院锁清秋,剪不断,理还乱,是离愁,别是一般滋味在心头”。

是你吗,多情而有多舛的李后主?是你用琵琶奏出了这凄婉之音吗?

那年梧桐开满枝衩,你却成了亡国之奴,他国的阶下囚。家国已破,那雕栏玉砌应犹在,只是朱颜改,所属他人。你面对着褊狭的宫廷一隅,空叹“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留下了一段令人哀伤的悲痛记忆。

记忆里的你,身影渐渐消散,我苦苦的在这记忆里寻找你的身影。梧桐零落了满地的忧伤,你弹奏的琵琶声竟是如此凄凉。

                            

爱情殒逝之伤

 

“翩若惊鸿,矫若游龙,荣曜秋菊,华茂春松”。

是你吗,才华横溢的乱世才子,是你的忧愁应和着笙箫的哀怨吗?

从未见过你真实的容颜,而你却如此深刻地从记忆里走来。是钟情于你的才华,还是感喟于你的爱情?洛水之滨,你为她写下流传千古的《洛神赋》。然而,红颜薄命,爱情虽美,终究已逝。多情的你,只能在洛水之畔,为佳人,流下千行男儿泪,让洛水记住你的深情,让笙箫记得你的忧愁。

洛水奔腾不息,我仿佛听到你的忧伤在记忆缭绕。

时光携记忆悄然而去,而编钟仍响,琵琶未停,笙箫不断,他们的哀叹,凄凉与悲伤化成一个个音符,一节节旋律,在记忆里谱就了这曲曲悲歌。

  漫漫历史长河,是否还愿意为他们在记忆里留一席空地,让历史铭记那一曲曲悲歌呢?


首页 下一页
闺蜜说美文欣赏 ·  2020-03-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