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生知识网 — 努力打造全面的知识分享平台】
登录 注册
当前位置:首页 >文学园地 >美文欣赏

我喜欢的人闪闪发光

日期:2018-01-02 来源:原创 作者:吴琳薇

“那时我才十五岁,以为自己可以知道一切,以为自己可以得到一切,觉得只有自己有权利与他笑对人生。我想要的只是闪耀到穿透身躯的光芒,让人目眩神迷,让人忘记呼吸,让人浑身颤抖。”夏芽和航第一次坠入水中时,电影名字出现在屏幕之上,女主角夏芽如是说道。

夏芽翻过荫郁的翠绿,路过那块写着“禁区勿入,神明在看着你”的牌子,看见了深蓝的海水,还有阿航。海风掠过少女白色的裙子,夏芽看起来像一只膨胀欲飞的蝴蝶,阿航是海,深不可测的大海。阿航和夏芽的初遇定格在他们四目相对的那一瞬间,野兽一般的少年带着侵略性突然靠近,海浪的声音盖过了周围的一切,夏芽跌坐在地。喜欢上一个人的恍惚瞬间都是不讲道理的,我想可能就是因为这一眼,爱情就来临了。

影片有很多镜头都是夏芽和阿航在互相追逐,他们之间似乎没有一般少男少女那样青涩的情愫,两个同样闪着光的人爱得针锋相对,像极了影片中那片炽热浓烈的山茶花,充满了张狂躁动。夏芽将阿航视为自己的神明,她以为阿航对自己不屑一顾,连答应拍写真的理由也是“我想赢过他。”

“我想待在你身边看着你,让你生气,赢过你,或许就能靠近你一点。”夏芽说。她曾经以为自己是追逐的那个人。

后来阿航却说:“夏芽,我第一次见你的时候,你闪闪发着光。”想在阿航眼里拼命发光的女孩这时候才明白,她早就是光芒万丈的存在。

美好的东西总是易碎的,玻璃如此,爱情也如此。夏芽在差点遭受侵犯的时候,又亲眼目睹了阿航被犯人打倒在地。这一次,她的神明没有救她。小镇火祭上明亮跳动的火把、带上面具在狂欢的人们,都掩盖不了暗地里正在滋生的罪恶。当夏芽被闻讯赶来的人们救了之后,她回头望了阿航一眼,打在夏芽脸上的光渐渐消失。

曾经看过一句话——你喜欢的人也是凡人,你的喜欢为他镀上金身。夏芽曾经见过那样肆意闪耀的阿航,他会在夏芽拍写真的时候,拿石子扔她的头,对摄影师说:“这片树林是我的,她也是我的。”相遇的时候,夏芽仰视着阿航,于是在接下来的岁月里,她也一直跟随着阿航的脚步。十五岁的少女很容易给自己喜欢的人编织一个超级英雄的形象,但夏芽看见了阿航在恶人面前的无能为力,英雄梦,破碎了。

年少的时候总以为世界都在自己的脚下,但如此骄傲的少年却保护不了他的女孩。阿航不能面对自己的挫败,于是他选择了逃避。阿航开始躲着夏芽,他开始四处打架挑事,沦为街头混混,好像这样就可以不再发生令人痛苦的事一样。从悲剧发生的那一刻起,阿航就不再是会叫着“高山和大海都任我把玩”的那个神之子了,此刻的他更像是被钉在耻辱柱上的夜莺,只有低下头才能稍微减轻面上的羞耻感。

当夏芽掐着他的脖子落入海中时,他终于说出了“对不起”。小刀,又一次溺水。电影名字叫做《溺水小刀》,豆瓣上有人写道“小刀就是小刀,溺水了也不会减其锋芒。”阿航和夏芽都是小刀啊,年少,锐利,耀眼。

全片的高潮出现在第二次祭典中,犯人又一次回到了这个村子。导演对这一段画面的剪辑非常有意思,拿着火把舞动的阿航、把犯人打翻在地喘着粗气的阿航交替出现,绝望与破灭在画面切换中不断涌现,祭典的鼓点越来越沉重。夏芽嘶吼着:“航!杀了他!”“这是我们两个人最后一起。”是的,最后一起。

祭典进行到最高潮,第一颗烟花在空中炸开时,犯人自杀了。烟花的光芒忽明忽暗照在心思各异的众人脸上。阴影终于被揭开了,曾经挣扎过的,痛苦过的,怀疑过的,一切都不复存在了。你还是,我的神明啊。

影片的最后,拿下电影节奖项的夏芽说:“我觉得他在守护着我,我的神明。”在观看自己主演的电影预告片的时候,夏芽把男主看成了阿航。金发少年用摩托车载着白裙子的少女,周围只有风吹过的声音,他们一起笑着,闹着,一如刚刚相识的时候。包括两个人肆无忌惮的大叫,也都带着青春的气息。

“大海,大山,蓝天,白云,太阳,月亮,海浪,大雨……”

“这山这海,全都是阿航的,我也是阿航的呀。”

“阿航,只要我向前走,就能看到你的背影。”

“阿航,要一直看着我哦。”“我会好好看着的。”

“神明,神明,我的神明”

高晓松在《奇葩说》中说过:“你是那颗星星,我是你旁边这颗星,我的整个轨迹被你影响,即使有一天这颗星星熄灭了,他变成了暗物质,他变成了看不见的东西,他依然在影响着我的轨迹。你的出现永远影响着我的星轨,无论你在哪里。”这就是神明的意义。


首页 下一页
空瓶喝酒美文欣赏 ·  2017-12-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