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生知识网 — 努力打造全面的知识分享平台】
登录 注册
当前位置:首页 >社会实践 >实践新闻

邵阳学院大学生走进毛坪村总支部委员会,了解贫困村背后的助力者

日期:2018-07-09 来源:邵阳学院文学院 作者:许亚洁 姚晓翔 黄喻 罗云

    7月8日上午8时,邵阳学院文学院赴隆回县农村青少年阅读情况调研团通过前期挨家挨户的走访与调查、对华星职业高中部分学生发放调查问卷、与学生进行面对面的访谈之后,调研团继续就农村书屋建设情况走访毛坪村总支部委员会,了解农村青少年阅读情况。


                   走近基层干部,了解农村阅读情况现状

在提前和毛坪村村主任取得联系后,上午8时,调研团得到毛坪村村委会主任胡迟田与支部委员胡德松的热情接待。对于本村青少年阅读情况,胡迟田表示不容乐观,“我们村没有举办过阅读活动,主要是村里的阅读氛围差,而且年轻人都在外打工,想要组织孩子们一起读书比较困难……”主任表示,村中较多外出务工的青少年学生,只有部分学生逢年过节才能回家,但居家的娱乐方式多为打牌、玩手机,闲暇时间较少。

“我们村义务教育还是搞得蛮好的,初中课程基本可以完成。但之后会有一部分学生上技校,20%-30%的青少年直接步入社会,结婚生子。”毛坪村目前共建小学4所,中学1所,职高1所,村中师资力量较为匮乏,读技校的学生上学极不稳定,中辍工作的情况时有发生。“村里百分之七十以上的孩子父母外出打工,因负担太重,不打工没有经济来源,孩子的压力更大。”毛坪村作为一个贫困村,村中孩子大多为留守儿童,经济上的限制是影响青少年阅读情况不容乐观的重要原因之一。

 

                        深入对话采访,探索问题根源

经过村主任胡迟田对村内现状的简单介绍,调研团就经济因素、青少年自身阅读兴趣及农村书屋建设情况对村主任及支部委员进行深入对话访谈。“家长还是很乐意给孩子买书,他们都很支持,但不会过问孩子购买何种书籍。他们知道买书好,但对阅读没有想法。”外出务工的父母对青少年阅读课外书影响力不大,他们因经济负担过重,仅能提供微薄的经济支持。“照顾孩子的都是他们的爷爷奶奶,我们村60-75岁的老年人是农村的劳动力、骨干,他们也没有精力去关心孩子的阅读情况。”扶贫是毛坪村工作建设的重点,不论是老年人还是基层村干部对青少年阅读情况都无力改变,没有精力进行干涉。

当问及基层干部如何看待本村青少年阅读情况不佳的现状时,村干部表示农村的学风塑造欠佳。学习好的孩子,阅读情况也比其他青少年好,孩子学习与阅读需要自觉性。支部委员胡德松表示他的孩子成绩较好,平时很乖,自律性强,放假了会帮他看店,平时也会读一些课外书。“手机、电视、网络在农村也比较普及,孩子们没事就玩手机。”网络的普及对农村青少年自觉阅读课外书造成一定阻碍。

随后村主任带领调研团成员参观村中的农村书屋,该书屋建设在村委会办公楼二楼,共设置三个书架,摆放图书种类较多,图书来源于国家政策的发放。村主任表示,农村书屋建设流于形式,书屋经营没有经费,但书屋借书形式简单,使用免费,借阅者多为五、六年级的学生。农村书屋并没有专门的管理人员,在村中普及率不高,多数村民并不知晓村中有农村书屋可供借书。

 

                       求索改善方向,寻找解决方案

经过与村干部的深入访谈,调研团了解到毛坪村正在逐步改善农村书屋的使用情况。针对农村书屋不普及的现状,村主任将采取在村中宣传、构建更大的图书阅览室等方式,真正将书屋使用落到实处。“我们毛坪村的村规民约里有记录,鼓励孩子多读书,考到国家承认的二本以上院校都要奖励一个红包。”校长表示,改善孩子们学习与阅读的现状还要从改变村中的整体氛围做起,提高孩子阅读的积极性,以制定政策的方式将鼓励措施融入村规民约,加强青少年及其父母长辈的重视。

贫困还需扶贫政策,阅读要靠青少年自身、父母长辈、基层干部与国家助力。“我们村中小学生阅读较多,高年级课业压力大,父母经济负担越重,孩子心理压力越大。”阅读与学习相辅相成的关系在农村中认知度不高,青少年阅读情况改善空间大。

通过走进毛坪村总支部委员会,对话村委会主任胡迟田与支部委员胡德松两位基层干部,调研团了解到该村青少年阅读课外书情况不佳的现状及问题的根源所在。阅读是一个人进步的阶梯,是获取知识的最主要途径,改善农村青少年阅读情况,共做助力者,将有益于农村基层建设工作的推进。


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