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生知识网 — 努力打造全面的知识分享平台】
登录 注册
当前位置:首页 >新闻中心 >校园新闻

[加快“双一流”建设思想大讨论]“双一流”建设与跨学科研究

日期:2018-06-13 来源:南京大学新闻网 作者:

在最近的十余年中,跨学科研究一直是社会科学的前沿和热点。在“双一流”背景下,是否应该发展跨学科研究?以何种形式来发展跨学科研究?采取哪些措施来发展跨学科研究?这是当前社会科学研究值得深入思考的三个问题。

首先来看第一个问题。答案非常明确:“双一流”建设不仅不排斥发展跨学科研究,而且应该大力发展跨学科研究。“双一流”建设,无论是一流高校,还是一流学科,都只是手段不是目的。“双一流”建设的根本目的是要进一步提升高校的教学质量和科研实力,以更好地实现知识传承,更优地解决国家治理和经济社会发展中的重大现实问题。而且,科研实力决定教学质量,如果没有一流的科研成果,就不可能有一流的教学质量。科研成果必须要以回应和解决重大现实问题为导向,这就需要跳出单一学科局限,发展跨学科研究。因此,“双一流”建设与跨学科研究看似对立,实则一致。如果仍以学科为限画地为牢,实际上已经背离了“双一流”建设的初衷。一些评估动辄以学科为名,其实并不科学。

发展跨学科研究不仅可以增强高校有效回应国家治理和经济社会发展重大现实问题的能力,跨学科研究过程本身也能激发学科交叉,有可能孵化出新兴学科。从当前南京大学学科发展的目标和任务来看,跨学科研究应该作为南京大学推进“双一流”建设的重要载体,需要引起重视。仅就社会科学而言,一方面,社会影响力不高已经成为影响南京大学声誉的一个重要因素,究其原因,媒介传播不力固然属实,但根源还在于能够有效回应和解决国家治理和经济社会发展重大现实问题的研究成果不多。换言之,要提升南京大学的社会影响力,就必须增强社会科学回应和解决国家治理和经济社会发展重大现实问题的能力,这就需要多学科合作,协同攻关。另一方面,传统学科格局基本固定,极难改变,南京大学的学科发展需要新的生长点和增长点,亟待聚焦国家治理和经济社会发展中的重大现实需求,通过发展跨学科研究来促进学科交叉,培育新兴学科。

进而来看第二个问题。相比于传统院系,研究中心更适合作为发展跨学科研究的载体。传统院系本身就是单一学科不断发展壮大的产物,一旦形成高度制度化的管理结构,就必然丧失灵活性。在科层化的管理结构下,不同学科泾渭分明,学科之间竞争多于合作。而且,传统院系运行成本高,需要考虑各个学科、各种关系的平衡,既难以聚焦,资源投入也容易耗散。相比之下,研究中心的灵活性更高,可以直接聚焦于国家治理和经济社会发展中的重大现实需求,资源投入的边际收益更高。在这方面,国际上已经不乏成功的先例。普林斯顿高等研究院就是有别于传统院系的新平台。哈佛大学费正清中心、燕京学社、贝尔佛科学事务中心,阿什中心等都拥有较大的自主权,他们为哈佛大学赢得的学术声誉完全不亚于传统院系。

最后来看第三个问题。如果对前两个问题的回答都成立,第三个问题的答案就非常明确,那就是以研究中心为载体来发展跨学科研究,聚焦、回应和解决国家治理和经济社会发展中的重大现实问题;同时,面向未来,推动学科交叉,培育新兴学科。结合南京大学在发展跨学科研究上已有的实践探索,在“双一流”建设的背景下,进一步推动跨学科研究的具体的建议包括:

第一,启动南京大学跨学科研究平台建设。2006 年,南京大学启动了第一批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建设。经过十余年的探索,其中的一些研究基地已经积累了一定的经验,也产出了一批有社会影响力的成果,具备成为跨学科研究平台的潜力。现在十年过去了,有必要在此基础上选择若干家学术声誉和发展势头良好的研究中心作为南京大学发展跨学科研究的探路者和先行军。实际上,教育部一直有启动国家级跨学科研究中心建设的设想,虽然由于各种原因未能如期推行,但并不意味着跨学科研究平台的建设是不必要的。南京大学如果能够及时启动跨学科平台的建设,既面向未来,又有备无患。

第二,在实践中探索跨学科平台建设的体制和机制。客观而论,跨学科平台建设最难的不是研究问题的聚焦,而是学术团队的建设和发展,以及学术团队建设和发展中面临的体制和机制障碍。但是,路都是人走出来的,跨学科平台建设不可能有现成的体制和机制,不能等到有成熟的体制和机制再来发展跨学科研究,而只能在发展跨学科研究的过程中探索新的体制和机制。实际上,跨学科研究可能并不存在特别完美的体制和机制,只要有一个平台能够让不同学科的研究者汇聚在一起,他们就会相互激发、彼此合作,努力产出高质量的成果。

第三,在学校层面建设跨学科团队。跨学科研究平台建设的核心是跨学科团队。综合考虑研究领域和研究问题的差异性、学科多样性和运行效率,跨学科团队在规模上不能大,以3-7 人为宜,力求精干高效、特色鲜明。团队人才引进和编制管理由学校统筹,避免院系内部研究团队之间相互攀比,造成无谓的内耗。

第四,探索跨学科成果认定机制。设立跨学科研究专项基金,持续资助跨学科平台。对于跨学科平台主办的质量较高的学术期刊(如已经入选CSSCI 集刊的期刊),率先在成果上予以成果认定。如果持续予以扶持,这些期刊将来有可能成长为高质量的专业性期刊,甚至国际期刊。

第五,探索更具实效的国际化新机制。国际化并不只是SSCI 论文,况且,当下的SSCI 论文发文“竞赛”已经泡沫很大、争议不小,大量的SSCI 论文被引极少,既无国际学术影响,也不解决实际问题,造成极大的资源浪费。在高水平SSCI 论文之外,还可以探索以跨学科平台为载体的国际化新机制,以跨学科平台为中心建设和主导国际学术网络,孵化国际学术组织;与国际学术期刊合作,聚焦国家治理和经济社会发展中的重大、前沿和热点议题推出学术专刊;以现有的CSSCI 集刊为基础打造国际专业学术期刊。(作者为政府管理学院教授)

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