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生知识网 — 努力打造全面的知识分享平台】
登录 注册
当前位置:首页 >历史 >历史文化

秦始皇的亲生母亲赵太后是妓女出身吗?

日期:2017-08-09 来源:网友分享 作者:思文

这是周的最后一位天子赧王末年的事。

齐、楚、燕、赵、韩、魏、秦的战国七雄之中,占据着文化上最为进步地区是中原的赵、韩、魏,就是所谓的三晋,就象被包围着似的,东有齐,北有燕,南有楚,正在伸张势力,而在这战国七雄中,最为强大的是秦国。

在中原的三晋当中,特别在文化上进步的是赵国,首都邯郸,是历史文化名城。那时候的赵国,经常受到秦国的进攻,国力疲弊。但尽管如此,邯郸城里仍然是另一番热闹的景象。尽管战火频频不断,却丝毫没有影响它的繁华,战火困扰着老百姓,由此也有一少部分所谓的发国难财者依然酒醉金迷。

邯郸街头的一家妓院,似乎与战火无关或者说随着战火激烈而越发生意非常红火。在这条烟花柳巷中,有一个每天晚上来玩的男人。年纪大约三十岁上下,是一个相貌堂堂的美男子,他出手大方不惜金钱。女人们使出各种本事努力博得他的欢心,但他有一个怪癖,对同一个女人不玩两次,好象要把邯郸城里的三千美姬一个个地都尝遍似的。

这个人叫吕不韦,是韩国阳翟的巨商。他是往来于各国的贸易商人,在邯郸城里有他豪华的公馆,还雇用着好几名下人。但是他常常不在邯郸住,邯郸只是他生意往来的落脚点,只要他在邯郸就夜夜出入于秦楼楚馆,其游冶的豪爽,一如往常。

突然有一天,他在邯郸城里这所妓院里遇到一个女人之后,他变了,一反常态,几乎是每天晚上只和这个女人来往,不再找其他女人了。

这个女人名叫赵姬,出落得亭亭玉立,如出水芙蓉,就歌舞而论,就是在邯郸的三千美姬当中,也可以说是数一数二。邯郸的贵族公子和富家的子弟们,不惜巨金,争相愿意与她来往,但她也有一个怪癖,对一度接待过的客人,即使你在送来金山银山,也不答应第二次。

两次不找同一女子的客人,和两次不接同一客人的女人,狭路相逢了。在邯郸的烟花柳巷中,这两个人的故事就成了话题。但在两个人不在乎这些谣传,什么都无所谓了,他们互相都不理别的女人和别的客人,两个人夜夜缠绵在一起。

有一天晚上,赵姬在吕不韦的怀中,抽抽搭搭地说:“您永远别抛弃我!好吗?哪怕是当侍妾也好,婢女也好,请把我永远留在您的身边。”

吕不韦只是笑着问道:

“你好象同一个客人不接待两次哦,这是为什么?”

“这您不是明明知道吗?这是因为没有象您这样一掷千金的客人呀!……我正想问您呢,您为什么不两次找同一个女人呢?”

“因为在寻找象你这样的女人。再也没有象你这样多情的女子了。”

既然这样,就尽快帮我赎身吧,我永远只属于您自己。

当然了,我有个计划,更为重要的是,这事要取决于你,你想不想当天下的国母呢?”

“唉!象我这样的人,想都不敢这样想,怎么能当上天下的国母呢?即使真的能够当上,我还是愿意当您的侍妾高兴。”

“不,比起当商人的侍妾来,肯定是当天下的国母更好一些。

“哦!我懂了。您是想当天下的国父吧?既然这样,我当然愿意当天下的国母喽。”

“不,我可当不了国父。顶多能有个仲父的身分吧。这还得取决于你,也是只有你怀上我的儿子,这事才能办得到。”

“哦!我还是不明白您的意思,尽管我不明白您要干什么,但如能帮我赎身,我愿意生下您的儿子。

“这事你很快就会明白的。到那时候,我再和你详谈。”

第二天,吕不韦立即给赵姬赎了身,把她接回了豪华的公馆。

作为商人的吕不韦,满脑袋都是生意人的精明,在此之前,吕不韦结识了秦昭襄王的孙子,作为秦国给赵国当人质被送来邯郸的异人。

昭襄王的太子安国君有二十多个儿子,异人是其中之一,其生母倍受冷落,失去了安国君的宠爱,因此二十多个兄弟中,他是父亲安国君最疏远的一个。异人作为人质送来赵国,这也是原因之一。

在邯郸的异人实在是很可怜,几乎快被本国丢弃了,不但不及时送生活费来,秦国还常常前来侵犯赵国,因此异人遭到赵国的憎恨和冷遇,就连日常费用也呈现出缺东少西的状态。

有一天,吕不韦看见了这样的异人,在赵国士兵的护卫下在车上摇晃的身影,还有很多路人不停地拿东西往他身上扔。有谁能想到那就是天下第一强国秦的王孙,那样子寒酸极了。

“那车上的人是谁?”

吕不韦问周围的人,有一位老人告诉他说:

“他就是由秦国送来的人质,叫异人,尽管秦国为了向赵国表示的友好,但是,还说话不算数,经常攻击赵国。由此,赵王很生气,他想要把人质异人杀掉。但是重臣们都害怕秦国,进言说如果把人质杀掉,秦国就会以此为借口大举进攻,为此赵王打消了这一念头,这才把他送还馆驿呢!

这时吕不韦想道:

“奇货可居!”

这可是俏货,我把它买下来,日后我可以说是衣食无忧,可以享尽荣华富贵。吕不韦之所以视异人为奇货,是把安国君的正夫人华阳夫人没有儿子的事一并考虑的。

吕不韦立即托人情找门子,来到异人的馆驿,收买了警卫的赵兵,要求与异人见面。异人知道巨商吕不韦的大名。他来干什么的呢?异人疑疑惑惑地见了吕不韦。

“我已经落魄到这步田地了,甚至是吃了上顿没下顿的日子。在我这里该不会有任何能使你谋取利益的东西吧。你到我这儿来有何贵干呢?”

听了异人这不高兴的问话,吕不韦笑着说:

“不,您如果能把门开得大一点儿就更好了。”

“就是把我的门开得再大,你也没有任何利益可图吧?还不如把你自己的门开得更大一些的好。”

“我是商人,应该是无利而不为的。所谓想把您的门开得更大一些,这样做,我的利润也就变得更大了。”

“你是在知道我被本国抛弃的情况下。来找我的吗?”

. “是的!一切都在计算之中。”

听吕不韦这样一说,异人就察觉了吕不韦不像是来笑话自己的,似乎是真心前来策划某件事情的,于是就把他领到里边的居室,屏退从人之后说:

“好吧,先听听你的想法。”

吕不韦说道:

“我首先想让您当上太子。”

听罢,异人笑了。

“你毕竟是一无所知啊!”

“别忙,您先听着。”吕不韦制止异人:“秦王已经年迈,太子的夫人华阳夫人膝下无子。秦王百年之后,太子便会继位。到那时得重新指定太子才行。您是作为人质来到他国之身,在二十几名的兄弟当中,能成为太子的希望最小。”

“是啊!”

异人说罢,吕不韦探出身子道:

“东西的价钱这种玩意儿,人们越贵越想得到。价高的东西不论是谁都会盯上,因此独占利益几乎是不可能的。然而,譬如这儿有不论是谁都弃置不要的物品。我并不是想廉价收买这些物品,我想把我的全部财产投资把它买下,并且我想用我的手段抬高它们的价值。如果我能够抬高它们的价值,我就会收回我投入的财产的几千倍、几万倍。这是我这个商人的拿手好戏。您明白了吗?我是想用我的全部财产投进去买您,尊意如何?”

“好吧!我卖给你。而如果你的计划取得成功时,让我们共有秦国吧!可是,我把我卖给你,有什么好呢?”

“我把我的全部财产的一半送给您,您就用它运作你的各方方面的关系,同赵国的名士们和从外国来当人质的王族们结为深厚的友谊来提高您的名声。我把我其余的一半财产,在您的本国努力地抬高您的身价,就这样,一言为定。”

吕不韦真的把全部财产的一半给了异人,用其余的一半搜集购买高价的珍贵物品,和几名手下人运往秦国。

来到秦国首都咸阳之后,吕不韦首先搭上关系拜访华阳夫人的姐姐,送给他黄金五十两说道:“我是作为在赵国当人质的异人公子的使者前来参见您。这是异人公子给姨母大人带来的礼物。请您收下。如您不收,是我没有完成作为使者的使命。”

“我和异人公子并没有见过面呀,就因为我是华阳夫人的姐姐就称我为姨母大人吗,还送给我如此厚礼,真让我受之有愧。”华阳夫人的姐姐满脸喜色地说。

“是这样的,异人公子仰慕华阳夫人为母亲大人,秦王陛下和安国君殿下的寿诞之日自不必说,华阳夫人的寿诞之日也好,此外的每月初一、十五也好,必定斋戒沐浴之后,朝着故国作礼拜,自责其不能在膝下尽孝的在外之身。对华阳夫人的姐姐的您,他也从没怠慢过。”

“是吗?异人公子原来是这样的好人啊?难得孩子的一番好意,如不接受反而失礼,也使你这位使者为难的吧?那我就拜领了。可是,异人公子想不想回国来的,你在他的身边,很了解吧?”

“如同我刚才说的那样,对于秦王陛下作为孙子,对安国君殿下和华阳夫人作为儿子,对您来说作为外甥儿,不能在身旁侍奉,他很悲哀,但是为了别的事想回来这样的话,他一次也没有说过。我这次送来异人公子的这些礼物,多半是为不能在身边侍奉所表达的一种歉意吧!异人公子在赵国作为秦国的人质,举止堂堂,在其门下,诸候的宾客以及名士往来不绝,为秦国大大地提高了知名度。前次秦军进攻赵国时也好,赵王一怒想斩异人公子,由于赵国的人们都请愿营救异人公子,以至于才得以平安无事。

“赵国的人们,为什么请愿救助异人公子呢?”

“那是因为异人公子的仁德。赵国的人们都感异人公子之德和称赞异人公子之贤。”

“安国君殿下和华阳夫人,知道此事吗?”

“或许他们已经听到了,因为异人公子在赵国实在是名声赫赫。一件重要事我说迟了。异人公子给华阳夫人的礼物,让我寄存在别处了,您能不能帮我引见一下呢?

这事容易。明天我就代为转达。

. “谢谢您,华阳夫人有几位公子?”

“一个也没有。”

是吗?既然是这样,许允许我说句越分的话。作为姐姐,我觉得您还是劝她从安国君殿下的公子当中,选择一位英明而孝顺的孩子迎为养子,立为嫡嗣岂不是好?俗话说:“以色事人者,色衰而爱弛。趁现在不这样做,过后也说不定会碰到厄运呢!”

“我倒是这样想,但一到了选哪—位的时候,就完全摸不到线索了。华阳夫人也是一样的。”

“既然如此,我就推荐异人公子。为什么呢?因为第一,和别的公子们不同,子楚公子的母亲不得宠,没有任何妨碍。而别的公子,作为养子立为嫡嗣之后,其母亲保不住不想排挤华阳夫人。第二,如同我刚才所说,异人公子把华阳夫人当作母亲大人来钦敬,而且他德才兼优。第三,异人公子如果被华阳夫人立为嫡嗣,异人公子将感激重恩,终生不忘,越发钦仰华阳夫人。这是非常明白的。这一来,华阳夫人自不必说,就连您的地位也会越发安稳的吧!”

第二天,华阳夫人的姐姐,几乎原封不动地把吕不韦说的话都转达给了华阳夫人。

华阳夫人频频点头地听着,等姐姐的话说完了之后,她说道:

“不错,这样办是最好的办法了。您把那个叫吕不韦的叫来。”

吕不韦此时正在宫门外边等候着呢。被叫进去之后,他向华阳夫人行四拜之礼,把在邯郸搜求购买的珍贵物品的清单,作为异人送来的礼物献纳出来。华阳夫人对吕不韦那堂堂的仪表和高雅的举止动作以及不俗的人品印象非常好。

这次远路而来充当使者,辛苦了。慰问之后她说道,这次你出使的目的,比起送礼物来,不如说是让我立异人为嫡嗣吧?

不,从您的姐姐那里,我听到华阳夫人没有一个儿子,我是为了秦国提出了我认为是最好的办法,假如能够这样做,异人公子也不知道会多么高兴呢!我也以能给异人公子带回这样比什么都好的礼物,更高兴的了。

华阳夫人似乎很信赖的样子,看着吕不韦说道:

事情到定下来,大约还要好几天。在此之前你先在馆舍休息。委托你当异人公子的监护人吧。

这天晚上,华阳夫人向安国君哭诉说:

“一想到蒙君如此宠爱却没有儿子,就对前途深感不安。我求求您,让我把在赵国的异人公子作为我的儿子立为嗣子吧。在从众多的公子当中,只让他出去当人质,他却没有任何怨言,是一位在赵国就连异国人都仰慕的杰出人物。如果是他的话,肯定会永远地把我当母亲来尊敬的。

我憎恨他的母亲,那么给她冷遇,但细想想,她却没有任何过错。如你听说,他也许是个忍耐性强、心地善良的人,就照你说的办吧。

安国君为了使华阳夫人放心,用玉石做了符契,留作把异人当嫡嗣的证据。

第二天,安国君和华阳夫人邀请吕不韦,就恳请吕不韦当异人公子的监护人,使他承诺下来,还托吕不韦给异人带去了丰厚的礼物。

吕不韦回到邯郸之后,邀请赵国的重臣们和从列国来到邯郸的宾客与名士们,到异人的馆驿,公布了异人成了太子的世子。从此以后,异人的名声在列国之间渐渐地提高了。

吕不韦回到邯郸不久,知道赵姬怀上了身孕。这对于吕不韦来说,是喜上加喜。

“干得漂亮,赵姬!”他说,“你还记得,前一阵子我问过你想不想当国母的事吗?”

“记得……”

“如果那孩子是个男的,你就能当上国母。不。一定能当上,这孩子一定会是个男孩!”

“这是怎么回事呢?”

“我让异人当上了秦国的嫡嗣。也就是说异人会当上秦王。异人如果当上秦王,现在你肚子里的孩子,也就能当上秦王。

这一来,你不就是国母了吗,懂吗?”

“不懂!”

“你在这两三天之内就去嫁给秦的嫡嗣,成为异人的夫人。”

“我已经怀上了您的孩子,我不愿意嫁给异人。”

“只要你不声张就行了。”

我真的不愿意到异人那里去。

为什么不愿意呢?我充其量只能当个宰相而已,可异人能当上秦王。这一来你就是王妃了,而你肚子里的孩子,不久也能够当上太子了。

“您是借我的肚子,想让自己的孩子当秦王,一开始就按这个计划买下我的吧?您把我当成什么了,难道我只是您的一件物品吗?”

“哪里的话。我要怎么说你才明白呢?说白了我是个商人,商人付出就要有回报的,对你下了本钱是确实的。对我来说,你也可以说是高价的物品。把他喜爱的物品,卖更高的价钱,就是商人的爱情。一个商人的侍妾和一国的王妃。作为物品,哪个价高,这就不用说了吧!我是想把你卖高价。就这样当我的侍妾,你就卖不上高价。所以我只有舍弃你才能回收我更大的利益。但是,爱你这事是不变的。”

“如果爱我,就请您别抛弃我。我愿意照现在这样,留在您的身边,作为您的物品供您玩赏。我不愿当您的高价物品。当个高价的物品,被人家装饰摆设,有什么乐趣呢?”

赵姬你听我说:“你开始的时候不第二次接同一个客人,到了我这里事情也发生变化了吗?如果异人比我还好的话,也许你就不再理我了呢?”

“那怎么会呢?比您还杰出的人.不会有的……”

“倘若有呢?而这个人就是异人。”

“异人公子真是这样人吗?”

“瞧,你的心已经在动了吧!”

“讨厌!我的话不是这种意思。”

“你这么想的才这么说。”

吕不韦安慰赵姬说:

“把你让出去,我也是痛苦的。再说了,我们还会经常见面的。如果不是这样,我怎么能把你丢开呢!比起这个更让我担心的是,假如异人比我好的话,你就会不见我了;就象你不两次接同一个客人那样。”

“我不是说不会有这种事了吗?”

您尽说些好象定下来的话!我哪儿也不去。”

“你不去就不好办了,我已经定下来了。”

“异人公子就那样盼望我去吗?”

“明天请异人到咱家来。异人一见到你,一定会喜欢你的。”

“这是您单方面定的意思呀!”

“我比谁都更了解异人。没有错儿。今天该是你属于我最后一个夜晚了。

吕不韦说;你现在去异人那里,还有八个月孩子才能生下来,到时候收买医生,让医生说早产就是了。医生方面由我来安排。延长出生月份也不是办不到的事。但万一异人说不是他自己的孩子时,孩子就我收养。

次日,吕不韦把子楚和来到邯郸的列国宾客,以及名士们一起请到家里。酒宴方酣之际,果然异人开口说道:

“听说你把邯郸数一的美姬收为侍妾,能不能让我看上一眼呢?”

“既然这样,那就让她歌舞一回为君助兴吧!”

在大厅里早已做好了准备,那儿设有舞台和乐师。

吕不韦带异人等人来到大厅,乐师们就开始了吹奏,于是,赵姬出现于舞台,翩翩起舞。一切都不出吕不韦所料。异人的身子纹丝不动,茫然地眺望着赵姬和她的舞蹈,在跳完舞了客人们都返回原来的房间去以后,异人仍茫然地一个人坐在席位上。

“公子殿下,您怎么了?您身体不舒服吗?”

听到吕不韦的招呼声,异人才象如梦方醒的样子,喃喃地说:

“这是怎么啦?舞蹈完了我都没注意。真是个美人儿,美得不象凡间的人…… ”

“惶恐之至。请您回到那边席上去,我让她陪伴您。”

“让她?”

“是的。我已经吩咐她换完了衣裳再来向您致意。

异人好象被赵姬给迷住了,赵姬向他问候,他也结结巴巴地到了不能应对的程度。赵姬陪了异人一阵子之后,站起来为客人一一敬了一巡酒.然后退下去了。

赵姬走后过了一会儿,异人又喃喃地对吕不韦说:

“我真羡慕你,竟然有这样的侍妾。与她相比,对我来说,觉得秦国的王位也是空虚之物了。

见吕不韦默默不语,异人又说道:

“我看见她,心里就象着了迷似的。如果不是发疯,也不会说这种话了。对大恩人来说,我实在不该这样说。但尽管如此,不说就得憋死我。”

“哦!您想说什么呢?我是您的监护人,您尽管说吧!”

“那我就下决心说了,我想请你把她让给我吧!”

这是吕不韦盼望着的一句话,可是吕不韦故意装出一副非常不痛快的样子,许久沉默不语。

“你生气了吧?”。异人说:“你生气是理所当然的,我疯了。”

吕不韦仍然不作声。

过了一阵子,吕不韦说:

“没有办法。我豁出我的全部财产都押在您身上作为赌注。只要对您我都好,没有办法,我答应了。”

“你是说答应了吗?”异人惊喜地说:

“是的,不是外人,是您,没有办法。对于赵姬来说,公子殿下喜欢她,这是她无上的光荣啊!”

第二天,赵姬被接到了异人的馆驿。此后过了十个月,于下年正月,赵姬生下了一个男孩,因为是正月生的,这孩子取名政,政与正通用。

在《史记》的《吕不韦列传》上,是这样记载的:

吕不韦取邯郸诸姬绝好善舞者与居,知有身。子楚从不韦饮,见而悦之,因起为寿,请之。吕不韦怒,念业已破家为子楚,欲以钓奇。乃遂献其姬。姬自匿有身,至大期时,生子政。子楚遂立姬为夫人。

所谓大期,乃十二个月之意。异人对政就是自己的儿子毫不怀疑。生下政后立赵姬为正夫人,就说明了这个问题。这个政,就是后来的嬴政秦始皇。

生下政的那年冬天,秦军攻赵迫近邯郸。此时,最为紧张的就是吕不韦。如果秦军围攻邯郸赵国大有败北之势时,明显的是赵国将杀死人质异人。异人如果被杀死,吕不韦就会本利全蚀。吕不韦虽然慌张了,但他沉下心来冷静地开始行动。首先从异人馆驿的警卫武将,到城门的守备兵,把所有的人全都买通,准备好车马,把异人装扮成驭手,把赵姬和政隐藏在车上的行李中间。然后作出回韩国的样子,平安无事地穿过了城门,投奔秦军到达了咸阳。

安国君和华阳夫人高兴地迎接了异人。

异人归国后过了六年,昭襄王死了,安国君继了王位。

这就是孝文王,华阳夫人成为王后,异人当上了太子。在这六年之间,吕不韦一次也没和赵姬私通过。这也是赵姬回避了。吕不韦作为异人的监护人,在异人身边的时侯多,所以并非是和赵姬没见过面。但是赵姬不动声色,日常举止与公子之妃相称,对吕不韦也好,对其他的臣下也好,都一视同仁。

吕不韦尽管放了心,却也为赵姬变化如此之大感到吃惊,有一次抽了个没人看见的机会,悄悄地跟赵姬说过:

“赵姬殿下,异人公子好象比我强吧!”

但赵姬只是微微一笑,不作回答地走开了。

孝文王即位仅仅三天就死了,异人继承了王位。这就庄襄王。赵姬成为了王后,吕不韦被任命为丞相,赐河南阳的十万户为其封土,称为文信侯。

庄襄王即位后三年就死了。此时赵姬三十二岁。其子政十三岁继王位,赵姬成了太后。吕不韦当上相国,被尊称为仲(叔父),一切国家大权都委之于他了。

秦王政三年,秦攻韩取其十二城;四年,伐魏,夺二十城。六年,韩、魏、赵、卫、楚五国合纵攻秦,秦军于函谷关迎战,大胜五国之军,迫其败退。这些光辉战绩,都是将军蒙骜的指挥之下取得的,但也是相国吕不韦的政治能力的表现。

吕不韦在向外扩张秦国国力的同时,也使自已的家门庭若市,其家臣有一万人之多。还学习魏的信陵君、楚的春申君、赵的平原君、齐的孟尝君等人,广求天下能人,厚待食,夸耀自己的权势。食客有三千人,集其中有识之士,著书二十余万言,夸耀说古今中外之事、天地万物之事,尽在些书中。这就是《吕氏春秋》二十六卷。

据说他还认为必须邀集能人,把这部书摆列在咸阳城门,写着“有能增损一字者,予千金。”

在三千食客中,有一个名叫嫪毐的人。此人不亚于吕不韦,是位有着堂堂仪表身美男子。他初次造访吕不韦时,吕不韦一眼就看出此人非比寻常,问道:

“你有什么才能呢?”

于是嫪毐说道:

“您知道和我同一个国家的孟尝君吗?贵国昭襄王时,孟尝君应邀来到贵国,反而陷入了困境,由于带来的食客中有狗盗名手和鸡鸣名手,才能够平安无事地回归了齐国。”

“这故事我听到过。”

“我的才能,也不过是鸡鸣、狗盗之类的小技,但哪怕是象我这样的人,偶尔也许有能派上用场的时候。”

“你的技能是……”

听吕不韦问,嫪毐说道:

“请屏退从人。”

吕不韦命左右退下之后,嫪毐脱光衣服,露出了巨大的生殖器。

“好极了!可以了!”

在庄襄王(异人)的生前,连理都不理吕不韦的赵太后,庄襄王死后不久,频频地邀吕不韦约会。

吕不韦想躲都躲不开,赵太后说:“你不是说过,我被王丢弃的时候,随时都愿意把我接回来吗?现在王已经死了,我也和被抛弃是一样的。”

也不避讳被人听见,她就那样大声地嚷嚷。吕不韦没有办法只好听从,赵太后要求得越来越强烈了。庄襄王死得那么早,也是由于赵太后的荒淫。赵太后幸而因政年龄比较小,非常大胆。

但是,政并非总是少年。并且他非常聪明。吕不韦怕政察觉,想和赵太后断绝关系,但赵太后不听。她那淫欲有增无已。在困难已极之时,吕不韦遇到了嫪毐。

“好吧!把嫪毐介绍给赵太后,她一定会满意的。”吕不韦这样想着。

《史记》的《吕不韦列传》中,这样写着:

吕不韦恐觉祸及己,乃私求大阴人嫪毐以为舍人,时纵倡乐。使嫪毐以其阴关桐轮,以啗太后。太后闻,果欲私得之。

吕不韦的企图成功了。吕不韦与赵姬商量,伪称嫪毐为处以腐刑者,拔去眉毛及须鬓,以宦官身分在后宫。

赵太后见嫪毐英俊潇洒,还有巨根非常惊喜,一时一刻也离不开,早已经把吕不韦抛到脑后去了。

不久,赵太后怀上了嫪毐的孩子。这下赵太后害怕了,万一被人发现不得了,身为太后不检点。于是,赵太后急招吕不韦商量此事。

吕不韦叫来一个相士弄虚作假,将赵太后移往雍地离官。不必说由嫪毐一定随从,因为赵太后离不开嫪毐,并且承诺:赵太后与嫪毐之子代替吕不韦的儿子政当王。

第二年,赵太后生下嫪毐的儿子,嫪毐由于赵太后的宠爱,被封为长信侯,掌握了赵太后所有的一切权利,爬上了家臣数千人,食客一千人的拥有几大势力的地位。

秦王政九年,由予憎恨嫪毐的人的告密,政终于知道了赵太后和嫪毐的事。告密的内容是:

“嫪毐并非宦官,与太后私通已生有二子,企图以己之子代秦王。”

政想得证据,在还未派兵之前,嫪毐得知了内情,先发制人了,在雍地离宫举起了叛旗。政立即出兵将其攻破,抓住嫪毐处以车裂之外枭首,还杀死与赵太后所生二子,将嫪毐一党杀戮干净,将赵太后移往名为菱阳宫的小小的离宫。

翌年秦王政十年,政得知吕不韦与嫪毐也有关系,剥夺其相位,命其回河南封地。而且还得知吕不韦门下宾客云集,诸侯的使者来往不绝,因此政恐怕吕不韦谋反想诛杀他。但又念其为秦国所立过功绩,又念及其乃自己生身之父不忍诛杀,命人送书信将其移往蜀地。此时吕不韦在位极人臣之后,渐渐得知自己的寿命将尽,服毒自尽而死。

赵太后从此七年之后,于秦王政十九年,五十岁时死去。

自从移往菱阳官以至于死的十年间,赵太后仍然不知疲倦地依次勾引男人进宫,但据说她仍然与在邯郸的烟花柳巷时一样,对同一男人从未叫来过两次。

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