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生知识网 — 努力打造全面的知识分享平台】
登录 注册
当前位置:首页 >历史 >历史人物

异族的梦魇:白马长史公孙瓒

日期:2017-07-25 来源:大学生新闻网 作者:大学生新闻网

他,出身贵族,却凭个人武勇立业。

他,是一名优秀的将军,却不是一位卓越的领袖。

他,不是英雄,所以也就更不可能是民族英雄了,但是他却有功于华夏民族。

他,最终虽亡于华夏内斗,可笑收场,但他的部队,却威名塞外。

记得,王夫之的《读通鉴论》的里面曾说过这么一句话:故国恒以弱亡,汉独以强亡。

对于这句话,曾经的我在看完王夫之的全文论述后,我觉得我明白了。当然,在学术界的各种解释都有,有人说这是褒义,也有人说这是贬义。但是,直到有一天,我偶然的翻开由汉末名士王粲写的那本《英雄记》时看到了一些关于他的故事后,我忽然感觉我好像又不明白了,而再读完他的故事后,我仿佛,又再一次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了什么叫做汉独以强亡的韵味。

诚然,在历史上,他的定位已经非常明确了,他就是个军阀。正如蔡东藩对他的评价:瓒之致死,其失与袁术相同。术死于侈,瓒亦未尝不由侈而死。

由此可见,论名声,在很多人的眼里,他和我们熟知的那个冢中枯骨的袁公路也相差无异。

但是,这是全部的他吗?对于讲述他,我并不是说要为他翻案,也不是说要解释什么?我只是想把一些大家可能不知道的关于他的事,告诉给大家。我们一个人的一辈子,会做过很多事,有些事会可能就只会影响到自己,但是有些事可能却会影响到一个民族。

没错,我要讲的这个人就是汉末枭雄公孙瓒。

对于他,我们很多人可能是既熟悉又陌生吧,熟悉是因为,他可是常山赵子龙的第一任上司。但是,陌生,就在于我们对于他往往就仅此而已。

可能我们不知道的是,他,公孙瓒,曾经一度是那个时代的最强大的男人之一。可惜,他的一生,可谓其兴也勃焉,其亡也忽焉。

众所周知,汉末群雄,皆是以镇压黄巾军而闻名,但是,殊不知,公孙瓒却是以征伐异族起家。

公孙瓒,字伯,辽西令支人也。初为郡门下书佐。有姿仪,大音声,侯太守器之,以女妻焉,【典略曰:瓒性辩慧,每白事不肯稍入,常总说数曹事,无有忘误,太守奇其才。】遣诣涿郡卢植读经。后复为郡吏。《三国志公孙瓒》

可以说,年轻时候的公孙瓒应该说和那个时代的一般官宦子弟一样 ,找一个好老师,干一份轻松的文职工作,还娶了太守的女儿,老婆孩子热炕头,放在我们现在,多美的生活啊。然而,对于那个乱世将来的时代来说,注定公孙瓒的一生不会就这么庸庸碌碌下去。

史书上这样记载的:刘太守坐事徵诣廷尉,瓒为御车,身执徒养。及刘徙日南,瓒具米肉,於北芒上祭先人,举觞祝曰:"昔为人子,今为人臣,当诣日南。日南瘴气,或恐不还,与先人辞於此。"再拜慷慨而起,时见者莫不欷。刘道得赦还。瓒以孝廉为郎,除辽东属国长史。

什么叫做机遇?对于公孙瓒来说,他当时的那番行动,就是准确无误的把握住了机遇,没有人知道,公孙瓒是一开始就知道刘太守被贬之后还会赦免,还是,公孙瓒就是简单的抱着“昔为人子,今为人臣”的感情,去报答刘太守的知遇之恩。但是,无疑,最终的结果是好的,刘太守被赦免了,而公孙瓒也因为此事,被举荐为孝廉,并正式就任辽东属国长史。当然,对于公孙瓒当时是为何那么抉择的我们永远也不可能知道了,但是,可以说,正是这次的机遇,才让一位曾经的官宦小生真正开始转变成了一名帝国英勇的铁血军人。

关于公孙瓒以军事能力首次攻击异族的具体时间我们已经无法查询了,我们现在所能知道的就是史书中关于这一次战事的记录。

《三国志》中是这样记载的:尝从数十骑出行塞,见鲜卑数百骑,瓒乃退入空亭中,约其从骑曰:"今不冲之,则死尽矣。"瓒乃自持矛,两头施刃,驰出刺胡,杀伤数十人,亦亡其从骑半,遂得免。鲜卑惩艾,后不敢复入塞。

也就是说,此次发生的小规模战争,纯粹就是一场遭遇战,而且,还是公孙瓒主动发动攻击的。没人知道,公孙瓒为何在敌众我寡的情况下,还要首先发动进攻。事实上,公孙瓒还是有逃跑的机会的,毕竟那个时候,汉帝国与鲜卑人的全面战争还没有爆发,鲜卑人也不敢太过放肆,但是,公孙瓒带领所有人直接退至空亭,无疑就堵死了所有人的后路。或许,对于公孙瓒来说,至少对于那个时候的公孙瓒来说,进攻,只有进攻才是一名高傲的帝国军人应该干的事。不管是何异族,胆敢犯我疆土,就必须得让他们付出血一样的代价。

于是,公孙瓒就只对身边的人说了一句:今不冲之,则死尽矣。

短短的八个字,代表了一名军人已经做好了杀身报国的准备,同时也给自己麾下的士兵摆明了态度。面对异族,就一个字,杀!

而后,瓒乃自持矛,两头施刃,驰出刺胡,杀伤数十人。亦亡其从骑半,遂得免。

自己一方不过数十骑,而敌方足足数百,而且都是精锐的游牧骑兵,以弱胜强不说,还首先冲击,杀伤敌数十人,虽然自己也损失过半,然,敌已退走。而史书中的那句“遂得免”,则让我们感到,仿佛我们英勇的汉家儿郎还没有尽兴。

“犯我强汉者,虽远必诛”这是距离公孙瓒一百多年前的汉家前辈陈汤在面对匈奴族时说的话。

然今天,公孙瓒与其麾下的士卒,用他们的一腔热血与锋利 的长矛同样告诉了鲜卑人,犯我强汉者,虽强必诛。

此战虽小,不过是一场小规模的遭遇战,这场战争的损失,对于汉帝国与鲜卑部族来说,都不过是九牛一毛罢了。

但是,史书上却明确记载的一句话,让我们知道了,此战的具体影响。

鲜卑惩艾,后不敢复入塞。《三国志公孙瓒》

一句不敢复入塞,就告诉了我们一个真理,异族,就是欠打。

而此战对于公孙瓒来说,本身也是一场扬名之战。同样帝国,也不会委屈任何一名英勇的军人,随后,公孙瓒便升迁为涿县县令。

此后,作为一名彻底转变为帝国铁血军人的公孙瓒,便真正开始了他荡气回肠的抗击异族的传奇。

史书记载:光和中,凉州贼起,发幽州突骑三千人,假瓒都督行事传,使将之。军到蓟中,渔阳张纯诱辽西乌丸丘力居等叛,劫略蓟中,自号将军,略吏民攻右北平、辽西属国诸城,所至残破。瓒将所领,追讨纯等有功,迁骑都尉。属国乌丸贪至王率种人诣瓒降。迁中郎将,封都亭侯,进屯属国,与胡相攻击五六年。

从渔阳到蓟中,从右北平到辽西属国诸城,都成为了公孙瓒与其所率领的汉家儿郎和异族生死交锋的战场。关于这几场战事的细节,我们已经无从得知,我们所能知道的就是,尽管汉帝国已经到了风雨飘零的时期,但是,在幽州,我们英勇的汉家儿郎依然在与敌坚持对抗。一句“与胡相攻击五六年”,告诉了我们,双方仅仅是互有胜负,诚然,哪怕是帝国到了最后,也不是任何异族可以随意欺凌的。

公元188年,也就是汉灵帝中平五年,公孙瓒又一次与张纯、丘力居等决战于蜀国石门,敌大败。而后,公孙瓒又一次次用他铁血的军事打击告诉了异族,什么叫做,犯我强汉者,必诛之!

据王粲的《英雄记公孙瓒》中记载:

公孙伯圭追讨叛胡邱力居等於管子城。伯圭力战乏食,马尽,煮弩,啖食之。

公孙与诸属郡县,每至节会,屠牛作脯,每酒一觞,致脯一豆。

公孙与破虏校尉邹靖俱追胡,靖为所围,回师奔救,胡即破散,解靖之围,乘势穷追,曰入之后,把炬逐北。

当然,公孙瓒能与异族如此激烈征伐,还是要凭借他麾下的那支战无不胜的白马义从。

据史书记载:每与虏战,常乘白马,追不虚发,数获戎捷,虏相告云:“当避白马。”因虏所忌,简其白马数千匹,选骑射之士,号为“白马义从”。一曰胡夷健者常乘白马,有健骑数千匹乘白马,故以号焉。公孙每闻边惊,辄厉色作气,如赴仇。尝乘白马,又白马数十匹,选骑射之士,号为“白马义从”,以为左右翼,胡甚畏之,相告曰:“当避白马长史。”

从此以后,白马长史公孙瓒的威名就正式名贯塞外。而后,公孙又任辽东属国长史。

据史书记载,那个时代公孙瓒:连接边寇,每有惊,辄厉色愤怒,如赴雠,敌望尘奔。继之夜战,虏识声,惮其勇,莫敢犯之。

于是,就因为幽州有个公孙瓒,异族便莫敢犯之。先是当避白马长史,而后干脆都不敢越雷池一步。作为一名军人,可以说,公孙瓒已经做到了许许多多帝国军人都无法做到的事。遥想当年,冠军侯出塞,八百英烈便能斩杀匈奴数千,而今,白马长史再一次用他的赫赫威名,让汉帝国在其最后的时刻,依然以一种极其强势面对异族的态度走向永生。

汉帝国,是什么?曾经我只感到她不过是中国历史中的一个统一王朝,但是,现在,在我的眼里,汉帝国还是王夫之眼里的那个“故国恒以弱亡,汉独以强亡”的勇士之国。尽管王夫之或许是在拿这句话来讽刺汉帝国的内斗,但是,在我的眼里,这未尝不是另一种层次对强汉的一种完美诠释。

无疑,汉帝国是一个强势的帝国,而究其强势原因,就在于她有着一批敢于蔑视一切敌人的优秀军人。从卫青霍去病马踏匈奴,到那个孤悬塞外两年,即使是在没有任何援兵的情况下也不肯低头的耿恭,再到东汉末年的白马长史公孙瓒,当然,还有许许多多的英勇的汉家儿郎。正是因为有着他们的存在,这个帝国,最终也成为了一个民族永远的名字,成为了人类历史上的一曲绝唱!

诚然,公孙瓒在后来,他逐渐在华夏内斗中,锋芒尽失,成为了与冢中枯骨袁公路一般的存在,但是,至少在那个时候的他,至少在那段他率领汉家儿郎与异族征战的那段时间里,我觉得,他是最棒的。

一个人,或许在他的一生之中大部分的时间里都是很庸俗,很无聊,很让人唾弃,但是,哪怕,就干过那么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你就真的没白活。

在此,我依然要向那些为了华夏,为了民族在与异族历次对抗中的英雄们和英烈们,致敬!

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