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生知识网 — 努力打造全面的知识分享平台】
登录 注册
当前位置:首页 >历史 >历史人物

是谁改变了整个朝代的美术史

日期:2017-07-25 来源:大学生新闻网 作者:大学生新闻网

明初从事绘画行业的,入行原因各不相同,有世代做这行的,也有为了官位和名气的,但戴进属于其中极少的异类:为了艺术。

戴进出生美术世家,他父亲是职业画师,不过戴进的第一份职业却与绘画毫不相干,他选择了当一名首饰匠,而且年纪轻轻就已经名噪一时了。戴进如果一直干下去,当个富翁绝不是问题。但意外发生了。某日,戴进路过熔金铺,发现送来熔掉的正是他精心打造的首饰,他顿时悲从心头起,仰天长叹,既而做出了人生中最重要的决定:改行做画家。

戴进的画家之路走的极苦,但出名也极早。永乐初年,转行不久的戴进随父亲来到京城,做起了“京漂”,谁知刚入城门,便碰上“飞车党”,行李全被抢走。碰到这种事,一般人都得捶胸顿足,可戴进不慌不忙,当场挥毫泼墨,把犯人的样貌原原本本地画了下来。结果还没来得急报案,犯人就忙不迭地来还行礼了。

自这次遭遇后,戴进的名号便传开了,于是爷儿俩的境况也渐渐改善,先在南京奋斗了快二十年,然后永乐皇帝迁都,爷儿俩又一道去了北京。这时他们已成为有工资拿的宫廷画师,戴进也得以博采众长,技艺突飞猛进。

不过,轮地位,戴进仍是个默默无闻的小人物。因为明朝初年的画坛,并不是画的好就万事大吉的。地位高的画师,首先都是位高权重的高官,年轻画家想出头,画得好是其次,关键是既要听话,又能钻营。可戴进淡泊名利,几十年如一日,只知低头作画,志同道合的朋友不少,但攀附权贵的事从来不屑去做,因此他虽然一直很努力,却一直不被赏识。

与戴进相比,同时期的几位名声在外的书画大师,几十年如一日,除了照着皇上的要求花一些千篇一律的内容外,几乎毫无建树,只会凭着过人的马屁功夫邀宠,“大师”们本事不大,心眼儿却更小,生怕有人抢了自己的饭碗,于是时时瞪起“妒忌眼”,各打小算盘,钩心斗角不断。这其中最有代表性的大师,便是谢庭循。

谢庭循是山水大师谢灵运的后人,多才多艺,在诗书绘画上都有极深的造诣。而且,此人最会套皇帝欢心,经常陪侍左右,因而得宠不衰。到明宣宗时,谢庭循已受封锦衣卫千户,还有“武德将军”的爵位,堪称画坛头牌。

但要论实际水平,谢庭循跟戴进相比可就差得远了。眼看戴进技艺突飞猛进,谢庭循着了慌,暗害的标靶早就给瞄上了。而偏巧有了这样一个机会。

极其热爱绘画艺术的明宣宗搞了一场“书画选秀”,参赛选手里就有时年四十岁的戴进,他的参赛作品是《秋江独钓图》。此画一出,举座皆惊,初选就评了第一,明宣宗也赞叹不已。倘若没意外,半生落寞的戴进将从此飞黄腾达,成为明朝宫廷画师中位高权重的人物。

偏偏谢庭循瞧出了毛病:画中垂钓的老者竟穿着鲜艳的红衣服。而按照明初的规矩,红色是官员朝服的颜色,戴进让钓鱼的穿上,是典型的大逆不道。明宣宗听后脸色大变,把戴进叫来骂了一通,然后取消了他宫廷画师的身份,将他赶出宫廷。

戴进被赶出宫廷后,靠卖画度日,境况越发惨淡。京城待不下去了,他就回到老家杭州,谁知在杭州的生计也一般。之后他游走于江苏、浙江、安徽各地,以画画为生,留下墨宝无数。许多流传后世的名品,大都作于此时。

但放在现在,这份不朽的艺术才华,着实很不受待见,甚至后来戴进的女儿要嫁人,他连嫁妆钱都凑不齐,想拿画换嫁妆,却没人要。天顺六年,75岁的戴进怀着不朽的才华,在贫困交加中告别了这个生不逢时的世界。

但无论是谗害戴进的谢庭循,还是凄然半生的戴进,都没有想到这场令人唏嘘不已的奇冤却开创了明朝美术史的一个新纪元:从四十岁离京,到七十五岁离世,奔走各地的戴进,不但留下了不朽的珍品,更收下诸多门生。他对每个求学的后辈都倾囊相授,他的儿子、女婿也都成为一代画坛巨匠。这些人共同组成的流派,便是明中期赫赫有名的浙派。

在明朝美术史的演变中,浙派的诞生与发展,堪称一件承前启后的大事,它就像播种机一样,将原属于宫廷的绘画技法播撒到民间各地,更以开放包容的态度,收纳了诸多画坛后进。从明朝成化年间起,明朝进入了民间文化蓬勃、市民经济繁荣的新阶段。随着吴派等新生力量的崛起,浙派虽然式微,然而每一个新生的流派,从理念到技法,都从浙派中受益颇多。明朝的书画江湖,从万马齐喑的萧索,到百花齐放的繁荣,戴进孤独的背影,拉开了这个转折的大幕。

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