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生知识网 — 努力打造全面的知识分享平台】
登录 注册
当前位置:首页 >历史 >历史人物

谁是中国古代最让男人神魂颠倒的女人

日期:2017-07-25 来源:大学生新闻网 作者:大学生新闻网

男人好色,是因为女人有魅力。

那好,谁是中国古代最让男人神魂颠倒的女人呢?

妲己?文姜?赵飞燕?

答案都不是。因为有一个女人在这方面远远超过了上面几位。

这个女人叫夏姬,她是春秋时郑穆公的女儿。

如果从女性魅力这方面谈,如果夏姬说自己排第二,那就没有哪个女人敢说自己是第一。

这么说绝不是我夸张,《烈女传》上记载夏姬:“三为王后,七为夫人,公侯争之。”

夏姬为什么会让这么多男人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呢?

成书于战国的《素女经》上说她精通“采补”之术,民间更是传说她曾经受过天上“素女”托梦传授给她永葆处女之身的技巧(如果这个属实,可以说是最早的处女膜修复手术了)。甚至后来,还有像《株林野史》这样的小说,把夏姬勾引男人的能力归于一种神的力量,说夏姬就是天神派下来迫害那些意志不坚定,道德沦丧的男人的。

夏姬的亲奶奶叫燕,是南燕的一位女子,本来是郑文公的一名贱妾。

燕很有点仙缘,《左传.宣公三年》记载,有一天晚上她做了一个梦,梦里有个天神给了她一朵兰花,并说道:“我是伯是南燕国的祖先,你好好照看这朵兰花,要把它当作你的儿子一样。之所以给你兰花,就是因为兰花有异香,你佩戴它,男人就会像爱兰花一样来爱你。”

按说郑文公啥美人没见过,可当他见到燕的时候突然被这个女人迷住了。

不知道郑文公是否真的受那朵兰花的影响,但可以肯定他很喜欢燕,所以就顺手又赏赐给了她一朵兰花,让她侍寝。

燕是个很有心计的女人,她知道陪郑文公睡觉的女人多了,明天他就未必记得有自己这么一号了,所以她对郑文公说:“君王,假如我将来有幸有了孩子,万一有人不信这是你的孩子,我能不能把这朵兰花做信物呢?”

郑文公很爽快地答应了。

后来,燕果然生了一个儿子,取名兰,也就是后来的郑穆公。

用了这么长的文字写了夏姬奶奶的故事,是为了让大家知道,夏姬之所以这么会俘获男人的心,除了漂亮之外,是有其家族渊源的,这是个基因的问题,包括后来夏姬的后代也具备这种能力。

据杨伯竣先生的《春秋左传注》记载,夏姬嫁的第一个男人叫子蛮(有的人说这个人是夏姬的庶兄),但是这个男人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早死了。

所以,年轻美貌的夏姬选择了二婚,嫁给了陈国的贵族御叔为妻,生了个儿子叫夏徵(zhi,三声)舒。可是后来御叔很快也死了,到底怎么死的不知道。

不过这种事在古代绝不是啥好事,一个女人先后死了两任丈夫,中国人的说法叫“克夫”,或者说这个女人命太硬。

其实,从后来夏姬的表现来看子蛮和御叔的死并不是因为夏姬的命硬,而是他们太软了,没禁的起夏姬的折腾。

御叔死后,夏姬没有急于找第三任丈夫,而是和陈灵公,大夫孔宁和仪行父好上了。这个时候,我们看到了夏姬的真实面目,她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淫娃荡妇。

据《左传.宣公九年》记载,这三个男人竟然把夏姬的内衣内裤穿在身上,并且在朝堂之上大开玩笑。(衷其服以戏于朝)

这实在是难成体统,大臣(xie,四声)冶实在是看不下去了,劝谏陈灵公,说道:“一个堂堂国君,当着众人的面如此淫乱,你让大臣怎么看?你让百姓怎么看?你让天下怎么看?百姓如果效仿这种行为,国家岂不是要大乱了,所以国君您一定要停止这种行为。如果要做,私下里做就是了,没必要成群结队的到朝堂中来现世。”

以上的这番话,是我综合《左传》、《烈女传》和《史记》等记载的翻译。当时的话可能比我上面说的还严重,因为这话说得陈灵公立马理亏,向冶道歉,并表示愿意痛改前非,以后决不在众人面前炫耀这种丑事(《左传.宣公九年》:“吾能改矣。”)。

中国有句话叫狗改不了吃屎,这句话的含义是有些人、有些事是不好改的。

陈灵公把冶这些话告诉了孔宁和仪行父,这两个家伙当时就火了,建议陈灵公杀了冶,陈灵公不反对也不支持。

得了陈灵公默许的二人杀害了冶。

对于治的死,孔子非常惋惜:“当时的民风如此,你为什么还要坚持呢?”(《左传.宣公九年》:“民之多辟,无自立辟”)

冶的死,无疑是陈国的重大损失,因为再也没有人敢管陈灵公君臣和夏姬淫乱的事情了。

他们的淫乱行为到了新的层次,我如果再写的细致点,估计大家肯定会认为我在写有伤风化的黄色小说了,所以,我只摘《诗经.陈风.株林序》的一句话,来形容当时的情景。

“淫乎夏姬,驱驰而往,朝夕不体息。”

这话我觉得就不能再翻译了,大家估计都能看明白,现在大家可以大胆去猜测子蛮和御叔是怎么死的了,怎么猜都不过分。

可是陈灵公昏了头了,他自己不要脸,还同时伤害了另一个人。这个人就是夏姬与御叔的亲儿子夏徵舒,他当时继承了父亲大夫职位。

夏徵舒在一天天的长大,他也渐渐明白了很多事情,母亲的淫乱给他的人生蒙上了一层厚厚的阴影,可是最让夏徵舒受不了的是陈灵公竟然带着那两个无耻的大夫在他的面前和自己的母亲淫乱。(《国语.周语》:“帅其卿佐,以淫于夏氏。”)

公元前599年,这三个无耻的家伙又一次来到了夏家饮酒作乐,当时,夏徵舒也在席间作陪,不知道这三个家伙是真的喝醉了,还是真的拿夏徵舒当个啥都不懂得小屁孩。

竟然当着夏徵舒的面说起了不三不四的话来,陈灵公一指夏徵舒,对仪行父说:“这孩子长的像你。”本来就不怎么要脸的仪行父也说:“长的也像您啊。”

中国人最讨厌人家拿伦理上的事开玩笑,除了某些相声演员外,一般别人要是说他是你长辈之类的话,这个受侮辱的人是要上去和你打架的。

此时,受到极大侮辱的夏徵舒脸上一定火辣辣的,愤怒、羞辱和仇恨一齐袭上了心头,打架是不会的,老子要和你玩命。

当陈灵公喝完酒,刚要走出夏家大门的时候,夏徵舒早已埋伏在马厩里,搭弓放箭,一箭射死了陈灵公。这个淫魔终于结束了他罪恶的生命,到极乐世界继续淫乐去了。

孔宁和仪行父面对如此变故连家都没敢回,连夜逃到了楚国,而陈灵公的太子午逃往了晋国。

夏徵舒自立为陈侯,成为了陈国的实际统治者。

起初,陈国和楚国的关系还是不错的,夏徵舒、楚庄王和郑襄公在辰陵还结了盟。

但是,当时一心想要图霸的楚庄王终于在把郑国收拾消停之后,把矛头指向了陈国,当然攻打陈国是需要理由的。

理由,现成的,夏徵舒杀害陈灵公就是最合适的理由。

楚庄王和陈国是在公元前598年的夏天结盟的,在这一年的冬天,就发动了对陈国的战争,结果把陈国灭亡了,夏徵舒被活捉,最后车裂于栗门。

一个受尽了屈辱的孩子就这样死去了,请大家记住这是因为夏姬而死去的第四个男人,而这并不是最后一个。

楚庄王曾一度把陈国变成了楚国治下的一个县,但是此时大夫申叔时,回到楚国后,把楚庄王臭骂了一顿,楚庄王接受了申叔时的建议把晋国的太子午接回陈国即位。

大家没有听错,这就是我们所知道的春秋五霸之一的楚庄王,他经常挨骂,却从不生气,这也就是他为什么能称霸的一个重要原因,关于他的故事我下一章就将讲到。

这时,楚庄王在讨伐陈国的战斗中,终于见到了大美人夏姬,和所有见过她的男人一样,他很想娶这个女人当老婆。

但是,楚国的申公巫臣反对,他丝毫没有给楚庄王留情面,说道:“要是您纳了夏姬当妃子,这场讨伐陈国逆臣的战争,就变成了您为了夏姬的美色而发动的不义战争了,文王做《周书》上说:“要修养品德,谨慎刑罚”,大王作为诸侯的盟主,自己却要先触犯刑罚。这样的话其他的诸侯就很有可能借此找借口对楚国不利。”

楚庄王觉得有理,打消了纳夏姬为妻的想法。

当然楚国惦记夏姬的人不只一个两个,公子反也是夏姬的追求者之一。

巫臣知道后,立马找到了子反,说道:“夏姬就是个红颜祸水,子蛮遇到她早死了(没法不死),御叔被她杀了(也可以这么说),陈灵公因为她被射死(活该),她的儿子夏徵舒也因她而死(可怜),孔宁和仪行父被迫逃亡(便宜他们了),陈国因为她而灭亡,这是一个多么不祥的女人啊。人生本来就多灾多难,为什么要自己找倒霉呢?天下美女有的是,为何偏要找她啊?”

公子反显然是被巫臣的话吓到了,还是命比较重要,所以子反也放弃了。

有的人看到这儿一定会说,巫臣真是个贤臣啊。

如果您看完下面的故事,就不会这么说了。

这样一个美人放着也是放着,楚庄王认为如果不把她嫁出去就可惜了,干脆当做赏赐把她嫁给楚国的功勋之臣连尹襄老,这本来是一件天大的恩赐,襄老应该对楚庄王的决定感激涕零才是。

可能夏姬真的是个不祥的女人,后来,晋楚大战一场,襄老战死(bi,四声,今河南郑州东侧)地,死后,连个尸首都没有找到。

当然客观的讲夏姬对于襄老的死并不应该负上责任,但是襄老的尸体却成了她后来利用的工具。

夏姬的魅力真的是让人感到非常的震惊,襄老的尸首未寒,他的儿子黑腰就迫不及待的要娶夏姬。

这个时候一个人终于站了出来,露出了他的本性,这个人就是申公巫臣。

其实巫臣自己也是夏姬的仰慕者之一,但是在楚国地位比他高,资历比他老的人有的是,咋轮也轮不到他娶夏姬,所以他满嘴仁义道德的劝楚庄王,公子反放弃娶夏姬的念头,又知道襄老肯定活不了几年,所以他一直在等机会,此时机会终于来了。

巫臣首先秘密联系了夏姬,种种迹象表明这两个人早就有联系,且极有可能早已勾搭成奸。

巫臣对夏姬说:“你先回郑国去吧,我会娶你做老婆的。”

当然这是个精心策划好的连环计,夏姬回到郑国需要一个理由,巫臣派人假装从郑国来请夏姬说:“襄老的尸体可以找到,不过必须请夏姬亲自来迎接。”

夏姬听说后,主动找到了楚庄王要求回娘家郑国去。

楚庄王可不是傻子,他很怀疑这件事情,这个一向视男人如玩物的女人,怎么会突然关心起个死鬼来了,所以楚庄王找来了巫臣问这事有谱没谱?

这还真找对人了,这本来就是巫臣给楚庄王下的一个套,问他?那回答当然是肯定的了。

申公巫臣说:“这个消息错不了。晋国和郑国交好,晋国主政大夫知茔的父亲是晋成公的宠臣,也是晋国大夫荀林父的族弟,而这个人现在在咱们的手里(襄老牺牲那一战俘虏的),晋国巴不得想通过郑国和咱们交换回呢。郑国不敢得罪晋国,一定会拿襄老的尸体来交换的。就让夏姬去吧。”

楚庄王并不是傻子,他知道夏姬很可能不会再回到楚国来了,但是如果用她能换回襄老的尸体,是一件并不赔本的买卖,所以就答应了。

夏姬走的时候对送行的人说:“要是郑国不交换回尸体,我就不回来了。”(《左传.成公二年》:“不得尸,吾不反矣。”)

这一看就是巫父这种十足的阴谋家教给夏姬说的话,不回来是肯定的,因为尸体根本就没找到,可是话还得说的像豪言壮语一样,让人感动一下。障眼法做到这个地步,算是够高明的了。

申公巫臣瞒着楚国,偷偷地向郑襄公表示自己要娶夏姬,郑襄公迫于楚国大夫的压力只好答应了。

但是,楚国和郑国虽然不算太远,但那时候没有飞机,你也不能让巫臣骑着马几天一个来回的去和夏姬亲热吧,况且夏姬是个有名的淫娃荡妇,把她自己放在郑国,那说不好就又和谁好上了。

所以,这时候的巫臣已经下了决定,叛逃楚国。

机会终于来了,公元前591年,楚庄王死了,楚共王即位,楚国打算联合齐国攻打鲁国,就让申公巫臣出使齐国,告诉齐国军队出发的日期。

巫臣见这真是过这村没这店了,所以他就开始收拾全部财产带上家眷要跑路。

恰巧楚国的申叔父子到郢都去,路上碰见了申公巫臣,父子俩见到巫臣非常的奇怪,说道:“怪事啊!这家伙兼具着军事使命,应该是一脸严肃才是,为何却有像去偷人家老婆似的坏笑在脸上,这不会是去私奔吧。”

这本来是句半开玩笑的话,但却真的是八九不离十,但是没办法人家是有公务在身的,不能因为人家脸上有坏笑,就不让人家出发吧。

巫臣很快到了郑国,让副手带回出使的聘礼,带上夏姬跑了。

本来打算跑到齐国,而齐国刚刚大败于晋国。巫臣说:“我不能呆在一个战败的国家,不安全。”于是他们就到了晋国,晋国让巫臣做了大夫。

这事传开了,被巫臣忽悠过的公子反急了,原来不让我娶夏姬,是你早就惦记上了,所以公子反请求楚共王用重金贿赂晋国,让晋国永不录用巫臣。

楚共王也是个明白人,便说道:“不用了。这个人虽然为自己谋划叛逃,是他的过错。但是当年为我的父亲谋划时,却是很忠诚的。忠诚是国家的根本,不能放弃这种原则。再说假如他对晋国有用的话那么我们给多少钱,晋侯也会重用他的,相反,他对晋国没什么价值,晋侯也不会用他的,用得着我们给人家白送去这么多钱吗?”

对于巫臣这个男人,我可以非常负责任的告诉大家,他是一个非常有能力的男人,虽然他擅长阴谋诡计,但是他对于事态的判断和对于时事的把握都是非常准确的。

美女和国家都只有这样的男人才能驾驭。

所以夏姬爱上了他,而晋国也重用了他。

夏姬从此之后,再也没有淫乱的记录,且服服帖帖的听从巫臣的每一步的指示。如果是在今天,我还真想见一下巫臣这么个人物,是什么样的人物让这个天下第一水性杨花的女人收心了呢?

当然,夏姬引发的灾难远没有结束。

公子反因为当初夏姬的事记恨上了巫臣的族人,而楚国的公子重也因为当年巫臣阻挠而没有从楚庄王手里得到一块想要的田地而耿耿于怀。

所以子重、子反就派兵杀了申公巫臣的族人子阎、子荡,还有夏姬的第三任老公襄老的那个色儿子黑腰,并瓜分了他们的家产。

申公巫臣听说这事,非常愤怒,就写了一封书信给子重、子反,说:“你们两个就是这么侍奉君王的吗?这么贪婪无耻,杀害无辜的人,我一定要让你们疲于奔命到死。”(《左传.成公七年》:“余必使耳罢于奔命而死。”)

此时在巫臣的心里,另一个复仇计划开始了。

巫臣把这个复仇计划的中心点锁定在了当时的一个小国吴国上。吴国经济落后,毫不起眼。巫臣就向晋国请求出使吴国,目的是让吴国富强,成为楚国的后患,这样楚国就不能再跟晋国争霸。

晋景公于是派巫臣出使吴国,巫臣是带着夏姬去的(估计还是有点不放心)。

见到了当时的吴国国君寿梦,寿梦发现巫臣这个人真的很了不起,于是重用他。巫臣让吴国和晋国之间建立了友好关系,更重要的是巫臣带了三十多辆战车到了吴国,并教给吴国的士兵射箭、驾车的方法,还教给他们作战、列阵战术,并公开教唆他们要反叛楚国。(《左传.成公七年》:“教之叛楚。”)

巫臣见形势喜人,还将自己的儿子狐庸留在了吴国做了“外交大使”。

吴国渐渐强大起来了,常常找楚国的麻烦,子反、子重因为都是带兵之人,所以这段时间非常忙碌,有时竟然一年要应付由吴国挑起的七次战争,苦不堪言。

关于吴国和发生在这个国家的女性故事我在后边会单立单元讲到,这里就不费时间了。

夏姬从此便没有记载了,但是她的影响远没有结束,她实在是太有名了,甚至连她的后代也受到了牵连。

晋国的大夫叔向看上了夏姬和巫臣的女儿,但是他的母亲叔姬死活不同意这门亲事。

叔姬拒绝让儿子娶夏姬的女儿,而让儿子娶自己的亲族。

很显然夏姬的女儿对男人的杀伤力也不小,我说过这是家族的一种基因传承,从燕到夏姬,再到夏姬的女儿,他们都掌握了能让男人如痴如醉的能力。

所以一向听母亲话的叔向这次开始反驳:“我的父亲娶的舅舅家的女儿,结果孩子少,很多都夭折了。我可不想那样。”

这种近亲结婚影响生育质量的理由也是有道理的,但是叔姬的一段话彻底让儿子放弃了娶夏姬女儿的念头:“你要娶的这个女人的妈妈先后三个丈夫都因为她死了,这里有两个公卿和一个国君,她自己的儿子也死了。因为她,一个国家灭亡了,两个大臣逃亡了。这样的女人你也敢要?我听说,越漂亮的女孩越恶毒(这个我认为倒未必),她的哥哥郑灵公早早就死了,也没有留下后代。老天爷却让她长的那么美,只怕是要借她的手,来行使惩罚啊!你可不能不怕啊。从前,有仍氏的女儿非常漂亮,头发乌黑有光泽,取名叫做‘玄妻’,舜的乐官后夔娶了她,结果,生了个儿子叫做伯封,贪得无厌,有豺狼之心,人们给他个外号叫“大猪”。后来让后羿给灭了,后夔的家族从此没有人祭祀。夏商周三代的灭亡,晋太子申生的废立(指骊姬之乱),都是美女惹得祸,有这些例子你为什么还要娶她呢?一个绝代佳人完全可以迷惑并改变一个人,没有足够的道德是不可能驾驭这样的妻子的。”

以上叔姬这段话,绝没有一点我的演义,完全取自《左传.昭公二十八年》。

这段话,别说叔向,就是我在今天听着都胆战心惊,虽然这段话里带有叔姬对于美女的不公平的评价,但是我觉得有些事情,叔姬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没有啥实力的男人,特别是心不够坚定的男人,绝对不要去追求美女,追来了就是麻烦。

叔向当时的想法估计和我是一样的,所以不敢娶夏姬的女儿了。

但是不知是啥原因,后来,晋平公还是强迫他娶了夏姬的女儿,叔向后来和夏姬的女儿生下了儿子杨食我。

这个杨食我刚生下来时,叔向的嫂子就过来给叔姬道喜说:“您快去看看吧,生了个儿子。”叔姬过来看,走到墙根下,听到孩子的哭声,转身就走:“这孩子的哭声是豺狼之声。狼子野心,将来我们家族灭亡,必是因为他。”于是,再也不去看这个孙子。

公元前514年,晋国的中军尉祁奚的后代祁盈听说自己的家臣祁胜和邬臧竟然换妻淫乱,便抓住了祁胜和邬臧。

可是这个祁胜就向晋国的大臣荀跞行贿,荀跞于是向晋侯进谗言,晋侯就抓住了祁盈。祁盈手下的家臣听到,就说:“祁盈这次被抓去肯定活不了。怎么也是死,起码要让祁胜和邬臧死在主公前头,也好让主公死的值得。”于是,就擅自杀了祁胜和邬臧。

其实这个手下真的不知道,这是断送了祁盈和整个羊舌家族的命啊。

晋侯很生气,后果很严重,于是,这年夏天,祁盈和他的党羽杨食我被杀。祁盈和杨食我因为这件事情被灭族。

祁盈和杨食我的死,不是因为邪恶,而是冤杀。跟叔向娶夏姬的女儿一点关系也没有。

但是叔姬的预言确实准确,这个对美女有着天生厌恶感的女人,又一次把结果预料对了。我不能说美女真的会带来厄运,只能说叔姬的预言无比的准确,仅此而已。

开始我读春秋史,觉得巫臣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人物,他是春秋末和战国初的一个承上启下的人物。

后来我渐渐觉得,没有夏姬,巫臣就不会叛逃。其实,夏姬这个人物才是改变中国后来一系列历史的源头人物。

她让春秋多了两个霸主,让楚国差点灭亡。

我今天不想用任何褒义和贬义的词来评价这个女人,因为她的是非曲直,在大家心中早有了定论,我不可能改变什么。

我要说的是,这个女人改变了历史,如果你是历史爱好者,你就应该记住这个女人,这是春秋史上的一个标志性人物。

首页 下一页